大连故事:陈小鲁1947至1949曾在大连避难

时间:2018-03-01 17:55:43 作者:海南丢的大连街 阅读: 504 点赞: 86 分享: 78

1946年7月,国共二次合作破裂,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。

恰在此时,陈毅的张茜生下第三个儿子。

因为身体虚弱,没有奶水,便牵了一只奶羊,每天可供羊奶给婴儿吃,于是大家就把这个小小儿叫“小羊”。

1947年4月,华东野战军在孟良崮全歼国民党王牌军整编74师。

国民党的重点进攻虽然遭到重创,但局势依然非常严峻。

为了粉碎重点进攻,华东野战军按中央指示,兵分两路,一路坚持内线作战,一路迂回外线进攻国民党的后方。

同时作出决定,把重要后方基地和野战军领导的家属全部撤到大连。

1947年7月,张茜带着三个孩子从威海登上了来大连的轮船,同行的还有粟裕的夫人楚青、张鼎丞的夫人路凯、谭震林的夫人葛慧敏、曾山的夫人邓六金、钟期光的夫人凌奔等野战军领导的家属、孩子几十人及和平医院人员。

因为国民党军舰在渤海与黄海交界处不停地巡逻,所以只能选择夜晚偷渡。渡海用的轮船因为长期缺乏维修,经常发生故障,但又没有更好的轮船,只能尝试冒险。

所有人上船后必须躺在船舱里,不能随意走动,而刚满一岁的“小羊”全然不理睬禁令,毫无顾忌地走来走去。

轮船行驶一个半小时后,突然发生了故障。情况非常紧急,一旦遇上国民党军舰,后果不堪设想,船老大开始抛东西,减轻轮船负荷。

危急时刻,和平医院的专家站了出来,组织警卫员、船员进行修理。轮船终于修好了,他们顺利地抵达大连。

许幸之1962《海港之晨》

陈毅的长子陈昊苏回忆说,当年在大连的家位于胜利路,他还记得当年住的房子在海边附近,还去找过那个地方,可惜没有找不到。

许幸之 1957年《大连海滨》

陈昊苏对大连充满了怀恋,尤其对大连老电车印象深刻,他说:“以前,我一直在农村生活,到大连才真正接触到城市。那时解放战争还在进行中,大连是最早迎来解放的城市。我到大连第一次看到有轨电车。

大连老电车

陈毅的次子陈丹淮回忆说,到大连后,住在老河口苏联红军指挥部的对面,一个十几幢两层楼的院子,两家一楼。张茜一家和钟期光夫人凌奔一家住在一起,张茜住楼下,凌奔住楼上。笔者考证,“老河口”是“沙河口”笔误,沙河口苏联红军指挥部即解放广场1号原沙河口公安局(已拆除)。

1948年3月,陈毅又给张茜写来一封信:“现在此间派人到大连接洽电影材料,趁便寄此简信以慰远望。你不要回信,得此信即设法回山东转前方团聚。……你回时孩儿们可不带,拖朱、戴、宋及其他同志照料。”

张茜接到书信后,将三个孩子托付给华东后方留守处,只身回到山东与陈毅会合。

1949年5月25日,上海解放,陈毅担任上海市长,一家人方才团聚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陈毅才为“小羊”起名叫陈小鲁

本文选自《青泥印记——名人与大连》(未版)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